堂堂地做个人

发布时间:2012-09-17 15:54:06    来源:网络   浏览:(443)

陆九渊(公元1139年-1192年),字子静,人称"象山先生",宋代哲学家、教育家。他从小聪明好思,"举止异凡儿"。曾任县主簿、国子正等职。后因事去官,专心讲学,每开讲席,学者群集,在学术界享有极高的声望。

  陆九渊说:若某则不识一个字,亦须还我堂堂地做个人。

  陆九渊堪称学术界的男子汉,他的学说,可以用"为学"、"明道"、"察理"、"立心"、"做人"十个字来概括,其立足点却是"做人",其他四条都是为"做人"服务的。如果不能做好一个人,为学、明道、察理、立心都变得毫无意义。所以他说:"若某则不识一个字,亦须还我堂堂地做个人。"

  如何"堂堂地做个人"呢?关键是在道义与利害面前,能保持"本心"的"至大、至刚、至直、至平、至公",归结起来,有三个要点:

  第一,在道义面前,有骨气。

  陆九渊认为,一个真正的人,应该是"为国、为民、为道义"的君子,而不是"为私己、为权势"的小人。假如道义与一己私利相冲突,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私利而保全道义,即使受到生命威胁,也决不放弃自己的原则。

  在历史上、在生活中,这种有骨气的人,无论身份高低,都是令人敬佩的,即使他们的敌人,也会对他们投以敬意。

  春秋战国时期,晋国和楚国作战,晋国副帅知莹被俘。战后,双方交换战俘,楚共王为知莹送行时,问道:"您大概很恨我吧?"

  知莹回答:"两国交战,我才能平庸,成了俘虏。您的手下没有杀我,让我回国接受惩罚,这是您的恩惠,我哪敢怨恨呢?"

  楚共王又问:"您感谢我吗?"

  知莹回答:"两国都为长远利益考虑,希望解除百姓痛苦,互相抑制怨忿,达成和解,交换俘虏,以成全两国的友好关系。我并没有参与这件事,又敢感激谁呢?"

  楚共王仍不甘心,又问:"您回到晋国,用什么报答我呢?"  

  知莹回答:"我不敢怨恨谁,也不敢感激谁。既没有怨恨,又没有感激,不知道要报答什么。"

  楚共王说:"虽然如此,你也一定要把你的想法告诉我。"

  知莹说:"托您的福,让我把这身骨头带回晋国,就是敝国国君把我杀了,我也没有遗憾。如果敝国国君开恩不杀我,让我继续在军中任职,率领军队保卫边疆,即使遇上您的将帅,也不敢违礼回避。我将尽心竭力献出自己的生命,不会有别的想法,对晋王尽到做臣子的职责。这就是我用来报答您的。"知莹的话,很含蓄地表明,将来两国交战,自己将忠于职守,决不会因为今天的不杀之恩而手下留情。

  楚共王叹息道:"晋国是不能跟它争斗的。"于是,他对知莹以礼相待,送回晋国。

  知莹坦率地说明自己的想法,很可能激怒楚共王而遭来杀身之祸。但他却不愿为了自身安全而信口敷衍,这种胆魄与骨气,确实令人折服。

  第二,在责任面前,有勇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完成职责,是对一个人的起码要求。但是,要完成职责,往往需要付出相当大的努力,有时甚至需要流血流汗,冒极大的风险。有些人稍感困难就放弃职责,这是缺乏勇气的表现。要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就要竭心尽力履行职责,不畏千难万险,不讲任何条件,没有任何借口。

  春秋时,齐庄公决定讨伐莒国。为了鼓舞士气,他设立"五乘勇士"的称号,却没有授给武士杞梁和华舟兄弟。两人深以为耻。作战时,杞梁和华舟同乘一辆车子,护卫庄公前行,遇到莒国军队阻击。杞梁、华舟下车奋勇搏杀,俘虏了披甲的武士三百人。

  齐庄公欣赏他俩的才能,又担心他们遇到意外,就劝阻说:"你们停下来吧,我要和你们共同享有齐国。"
  杞梁、华舟说:"您设立’五乘勇士’,却不给我俩,这是轻视我们的勇气;面对敌人,遇上危险,您又用利益阻止我们,这是污辱我们的人格。深入敌阵,多杀敌人,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至于齐国的利益,不是我们想知道的。"

  于是,二人继续前进,冲破敌人的战阵,三军不敢抵挡。他俩和战友们一直攻到莒国都城脚下。莒国人用炭火铺在地上,阻止他们前进。二人站在火边,不能进去。

  这时,武士隰侯重说:"来吧!我帮助你们跨过去。"他拿着盾牌伏在炭火上,杞梁、华舟踩着他的背攻入城内。兄弟俩回头看着惨死的隰侯重,哭起来了。华舟哭的时间长些。杞梁就问:"你害怕了吗?为什么哭这么久?"

  华舟说:"我哪是害怕!我是因为他的勇气跟我一样,却比我先死,因此感到难过。"

  这时,莒国将军劝诱他们说:"你们不要这样拼命,我们将和你们共同享有莒国。"

  杞梁、华舟说:"离开本国,投降敌人,不是忠臣;放弃职责,接受馈赠,不是志士。何况,在鸡叫时答应的事,中午就忘记了,是不守信用。深入敌阵多杀敌人,是我们的职责,莒国的利益,不是我们想要知道的。"

  二人继续奋勇作战,杀了二十七个敌人后,力竭而亡。

  杞梁与华舟忠于职守,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无所畏惧,在巨大利益的诱惑面前不为所动,不愧勇士。

  能够在职责面前,放弃得失的盘算,排除利害的干扰,一心一意履行自己的使命,这才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第三,在友情面前,有义气。

  古人说:"义者,宜也。"意思是按恰当的方式做事。"宜"又通"谊",意思是注重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与人交往,重然诺,守信用,这是恰当的方式;对他人尽道义责任,这是恰当的方式;对朋友讲感情,同忾相求,同甘共苦,这是恰当的方式。如果一个人总是按恰当的方式做人,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左儒和杜伯是好朋友,他们同在齐宣王的朝廷为臣。周宣王不喜欢杜伯,就给他强加了一条罪名,想处死他。左儒多次为杜伯据理力争,齐宣王仍不答应,还责备说:"不跟国君同心,却偏袒朋友,这就是你!"

  左儒争辩道:"我听说,君王有道,朋友无道,就顺从君王的意愿去杀朋友;朋友有道,君王无道,就带着朋友离开君王。"

  齐宣王大怒道:"改变你的话,就让你活下去,否则的话,就教你死。"

  左儒说:"我听说古代的志士,不枉屈道义而宁可去死;不改变说出的话而求生。所以我敢于指出您的过失,以死证明杜伯无罪。"

  齐宣王最后还是处死了杜伯。左儒义不独生,也自尽而死。

  在小人眼里,朋友是用来出卖的。他们交朋结友,目的是将来占得某种便宜。但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他们给予朋友的是真义气。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处充满了诱惑,很容易让我们放弃操守;到处充满了欺诈,很容易让我们失去善良;到处充满了艰难困苦,很容易让我们失去耐心。如果能在滚滚红尘之中"堂堂地做个人",哪怕不识一字,哪怕一无所有,也可以"笑傲江湖"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