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孔子的个性心理学思想

发布时间:2012-09-01 16:26:43    来源:来自网络   浏览:(206)

  所谓个性心理,是指“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具体个人的较为稳定的意识倾向性和经常出现的个别心理特征的总和”[1]。其中意识倾向性包括个体的动机、需要、兴趣、理想、信念、世界观等因素,个别心理特征则指个体的能力、气质和性格。“个体的个性心理主要是通过能力、气质、性格三方面体现出来的。”[2]孔子在他长期教育教学过程中,已经有了这方面的论述和实践。他的“因其材而笃焉”的观点(《礼记·中庸》),已经被千百年来的教育实践所检验,得到了人们的承认、重视和继承、发展。

  教育心理学认为:不同的个体具有不同的心理特点。学生的心理发展存在显著的个性差异。他们的兴趣爱好、动机信念、智力能力、气质性格等心理品质都存在着显著的个性差异特点[3]。所谓“因材施教”,就是要求我们承认差异,重视差异,在教学过程中,针对学生的实际,区别对待,有的放矢,从而取得适合学生个性发展的良好教育效果。孔子的因材施教个性心理学思想主要是从学生的智力差异、能力差异和性格差异三方面进行论述和实践的。

  一

  孔子在他长期的教育教学活动中,发现学生在接受知识的过程中,存在着个性差异(即智力水平的差异),提出了要针对这些智力差异进行因材施教的观点。

  首先,孔子发现,学生由于年龄阶段的不同,学习知识往往表现出智力差异①。他认为:人的一生,应分“少、壮、老”三个时期(《论语·季氏》)和“十五、三十、四十、五十、六十和七十”(《论语·述而》)五阶段,由于年龄阶段的不同,各个时期的智力发展也有差异。孔子认为从十五岁到三十、四十岁这一段时期是学生学习知识、智力发展的最佳时期,同时也是进行针对性教育的关键时期。假若不抓紧这段时期努力学习,错过了这段智力发展的最佳时期,以后智力发展缓慢了、迟钝了,将会后悔莫及②。孔子这些观点是有一定的认识心理学和个性心理学道理的。我们今天作为成语使用的“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4],实质就是说的这个学习过程的智力年龄差异的道理。

  教育心理学研究表明:儿童的智力水平是有差异的,如果智力发展水平显著超过同龄儿童,就叫智力超常的儿童;如果智力发展相当于同年龄儿童的水平,则叫智力中常的儿童;而智力发展明显落后于同年龄儿童的智力水平,或儿童智力发展存在有障碍,则叫智力低常的儿童[5]。孔子在长期的教育教学过程中,同样发现了相同年龄阶段的学生也存在着智力水平的差异。他因此提出了两段具有内在联系的论述:

  一、“唯上智与下愚不移”(《论语·阳货》)。

  二、“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论语·雍也》)

  通过这两段论述,我们可明显看出:孔子在教学过程中,根据学生接受知识的能力和智力水平的实际情况,把学生划分为“上智”、“中人”、“下愚”三种人。这与我们今天把学生的智力素质划分为“超常”、“中常”、“低常”三等,在实际上是同一回事情。到了宋代,邢邴发展了孔子的智力差异观点,将“上智、中人、下愚”又各分为上、中、下三等,把学生的智力差异等级更为细致的划分为九个等级[6],从而,扩展和加深了孔子的智力差异学说。

  那么,怎样针对学生智力差异而进行因材施教呢?孔子认为,首先要了解、掌握学生的智力差异状况,然后才好施以针对性教育。例如孔子知道颜渊的智力素质是他所有学生中最高的,“回也,闻一以知十”(《论语·公冶长》)。他就对颜回要求严格,随时讲学,使“回也终日不违如愚”(《论语·为政》)。孔子还经常在众人面前表扬他:“有颜渊者,好学。”(《论语·先进》)督促他先进更先进。同时,孔子对有子也很喜欢,虽然智力中等,但他“能强记,好古道”(《论语·公冶长》),孔子也随时对他提出新问题。促进他的学习。而对智力水平较低、自我要求又不严格,经常“昼寝”的宰予,孔子则用“朽木不可雕也”(《论语·公冶长》)的严厉批评,促使他努力学习,追赶先进。这些,在我们今天看来,也是具有相当的教育心理学水平的。当然,孔子如何针对学生智力差异而进行因材施教的论述精华应该是:“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论语·雍也》)就是说:智力水平属于中等以上的人,可以(且应该)让他们接受高深一点的学问;而对于智力水平中等以下的学生,则应该循序渐进,稳步前进,不可以让他们接受过于高深的学问。笔者认为,孔子这一观点,具有相当深刻的个性心理学的道理。不仅是他“因材施教”理论中的精华之一,而且还是我们今天教育心理学研究中的“量力性”、“可接受性”、“能力适应性”,以及优秀学生的“高速度”、“高难度”[7]等一系列教学原则的前奏曲。

  二

  孔子在他长期与学生朝夕相处的生活、学习之中,还观察到了学生的思维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也存在着个性差异,从而提出了他的能力个性差异理论。

  首先,孔子认为通过对学生接受知识的过程分析,可以观察出他们思维能力的差异。他几次说过:“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论语·公冶长》)可见颜回的思维能力是大大高于端木赐的。现代心理学研究也表明:不同的学生在接受知识的过程中,往往表现出不同的思维能力。有的学生注意力集中,观察细致,记忆力好,善于分析综合知识,又能够发挥自己的想象与联想,则他们接受知识就较快、较好,表现出较强的思维能力)。可见,孔子认为颜回能够“闻一以知十”,实质是在谈颜回的思维能力已经超出了一般学生的思维水平,表现了他的思维能力的个性差异。

  第二,孔子认为学生能力的个性差异,应该主要体现在他们的社会适应能力或胜任工作的能力上面。孔子通过他长期的有意识的了解观察,基本把握了各个学生的能力特征和能力差异。一次他回答孟武伯的询问,详细地分析了各个学生的能力差异。他说:“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文武也”;“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论语·公冶长》)这段话的意思是:仲由(子路)勇力过人,可以叫他负责一个大国的国家军事工作:冉求善于政事,可以叫他当一个大国的行政长官;而公西赤善于礼宾接待,可以叫他负责朝廷的外事接洽和宾客言谈。可见,孔子对学生的社会组织能力和工作适应能力的特点差异是十分清楚、了如指掌的。又一次孔子在回答子贡问题时说:“汝,器也。”问:“何器也?”曰:“瑚琏也”(《论语·公冶长》),孔子把子贡比喻为宗庙里盛黍稷的瑚琏器皿。意思是子贡虽然不会成为统帅之才,却是一个宝贵的使用人才。这说明,孔子已经非常清楚地把握了各个学生的能力特点:子路是擅长勇力的军事人才,冉求则是善于政事的行政长官,公西赤可以负责外交事务,而子贡则是一个宝贵的使用人才。

  现代教育心理学研究表明,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只要留心观察,就可以发现学生身上的各种不同的才能。有的学生精力充沛,勇敢好胜,好竞争,不怕苦、不怕累,往往在军事、体育及各种竞争活动中表现出特殊才能;有的学生则好出风头,喜欢交际,关心别人,兴趣广泛,朋友众多,表现出较强的外事交际能力;也有的学生积极主动,待人热情,乐于承担各种责任,在同学中有较高的威信,表现出一定的组织才能或领导才能[9]。可见,孔子把握的学生能力特征和论述的学生能力差异,与今天心理学的研究成果是极为相似和基本一致的。

  三

  孔子的教学气氛融洽和谐,教学态度平易近人,在日常生活中也与学生打成一片。因此他对各个学生的个性特征和性格差异都十分了解,非常熟悉。他曾评价过四个学生的性格特征:“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嘧。”(《论语·先进》)意思是:高柴愚笨,曾参迟钝,颛孙师(子张)偏激,仲由(子路)鲁莽。寥寥十二字就把四个学生的性格个性差异生动形象地表达出来了。他在回答季康子的问题时说:“由也果”,“赐也达”(《论语·雍也》),认为仲由果敢决断,勇力刚强;端木赐则通晓人情,豁达事理。他不满意申枨:“枨也欲焉得刚?”(《论语·公冶长》)又称赞冉有和子骞“恭正德行,侃侃如也”(《论语·先进》)。这些,如果没有对学生的深入了解、细致观察,是无论如何也把握不了这么完整准确的个性特征和性格差异的。教育心理学研究表明:“一个真正优秀的教师,应该了解、观察和把握学生的各种鲜明性格特征甚至执拗的性格特征,这样才能够有的放矢,取得真正优秀的教学效果。”[10]可见,孔子之所以能够桃李盈门,其中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他善于了解、观察学生个性特征和性格差异,为他以后进行因材施教和长善救失奠定了基础,而这种铺垫是一个优秀教师应当具备的起码的教育教学品质。发现把握了学生个性特点和性格差异之后,孔子十分强调“因其材而笃”的教育原则。提出因人而宜、因人而教的教学方针例如,许多学生都纷纷“问仁”、“问孝”、“问政”,孔子不作僵化模式的回答,而是针对提问人的不同性格特点,作出基本精神一致但又各有侧重、因人而宜的答复。例如,司马牛“问仁”,孔子曰:“仁者,其言也讱”。又问:“其言也讱,斯谓之仁矣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论语·颜渊》)这一段问与答,笔者认为较能核心地体现孔子“因其材而笃和因人而施教”的个性心理学观点。其意思是:司马牛询问怎样去实现“仁”这种道德;孔子回答:仁人,他的言语迟钝。司马牛又问:言语迟钝,这就是“仁”的表现吗?孔于再答:“仁”做起来就很不容易,说出来能不迟钝和吃力吗?孔子为什么要这样反反复复甚至略嫌哕嗦地给司马牛解释“仁”的道理呢?据太史公解释:“司马耕,字子牛。牛多言而躁,问‘仁’于孔子,孔子曰:仁者,其言也讱”[11]。根据司马迁这一说法得出:孔子是为了针对“牛多言而躁”这一性格特点而不厌其烦地给司马牛解释清楚“仁”的道理,实质上,在对司马牛讲解“仁”本身过程中,就已经在暗示他要注意克服自己多言语、性急躁的“不仁”的性格脾气了,这正是孔子教学的高明之处。

  笔者认为,孔子针对学生个性特征和性格差异而采取因材而笃、因人施教的最精彩论述,主要体现在他对“闻斯行诸”这个问题的答复之中。一次,子路询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紧接着,冉有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论语·先进》)对同一个问题“听到道理后,是否可以马上实施”,孔子采取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答复。回答子路是要求他“以父兄为榜样和前行,再学而步之”。而回答冉求则是要求他“听到道理,就应该马上实行”。旁边另一学生公西赤对此迷惑不解,请问孔子。答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论语·先进》)就是说:冉有为人性格胆小,时常畏缩不前,故应给予鼓励,使他大胆前进;而仲由勇力过人,胆大好胜,所以必须要给予一定的约束和抑制。这一席回答,尤如“一语道破天机”,使公西赤恍然大悟,更加深了对孔子的钦佩。教育心理学研究表明:针对学生的性格差异特点,教师应该扬长避短,长善救失。对荣誉感和自尊心过于强烈的学生,教师应该严格要求和杜绝骄傲,使他们有一个“响鼓也需重锤”的体验。而对某些缺乏自信心和上进心的学生,则要随时激发他们的兴趣,肯定他们的成绩,使他们逐步改变一些不正确的自我评定,督促他们的自信和上进[12]。所以,笔者认为《论语》中关于“闻斯行诸”的对话,是对孔子个性心理学思想和因材施教原则的非常精彩的一段记载。

  如上所述,孔子的个性心理学思想是极为丰富、宝贵、精采的,堪称我国研究教学过程的个性心理因素的鼻祖。他不仅是在教育史上有重大贡献的理论家和实践家,而且在心理学史上也是有重大贡献的理论家和实践家。特别是他的“因材施教”个性心理学思想,直到今天也仍然受到世界各国的重视和继承发展,这是值得我国所有教育工作者和心理学工作者都引以自豪的事情。

  [参考文献]

  [1][2]叶一乾等.普通心理学[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

  [3][5][7][8][9][12]潘菽主编.教育心理学[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6.402~428

  [4]乐府·诗集·卷28·长行歌[z].

  [6]宋·邢邴.十三经注疏·论语注疏[M].

  [10]苏·苏霍姆林斯基著.给教师的100条建议[M].杜殿坤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7

  [11]]司马迁.史记·仲尼弟子列传[M].

  注 释:①孔子办学,广收门徒,慕名而至者甚多,有“弟子三千之众,贤人七十二比肩”之说。所以孔子的学生来源广泛,成分复杂,年龄跨度也较大。

  ②认为“十五——三十岁为智力发展最佳年龄”的观点,已经有悖于今天心理学的研究成果,笔者在此不打算多加评论,仅请读者明白孔子在两千多年前就对这个问题有如此这般的认识。这是十分令人赞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