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在线首页
bannner

生命的脆弱与无奈

来源:来自网络作者:发布时间:2012-09-05 11:36:51|浏览:130评论:0
我把身上的钱给老奶奶放下,什么也不想说。老奶奶拄着棍子说:“门好(我家)这怪(个)树有老人家住着呢。袄(我)天天说:老人家,你可保佑门娃娃们好好的

  三天前,师父打来电话.说要去刚果打工,已经着手办了.我一听,愣了一会儿.他是个出家人啊,怎么会?

  原来,在五台县一个贫穷的村子,有一个脑摊小孩.十五岁了,一个七十八的奶奶养了十五年,实在没办法了,准备不养了.师父知道了要接过来承担,但没有钱,所以有以上的决定.现在天津的一位叫刘宏民的居士每月出二百元养这个孩子.

  师父慈良在别人眼中是一个怪师父.出家多年没有钱,前后进藏求法让他欠了一千多外债.他总是旧债刚还又欠新债.他说;“我是一个出家人,连一个孩子都养不活还说什么普度众生?”我劝过师父,不要感情用事,出家人行难行之行,忍难忍之忍这是本分。但这样做有些超出能力范围了。师父很犟。他说:“我在北京时大多数人说这个孩子该死,他没有生存的意义。但我认为老天既然叫他在这个世界生存就一定要他活。”师父没有文化,少时被人们以为脑子有问题。出家后一心向佛,不讲法,不参禅,不贪供养,只有悲心一片。我决心去那个地方看看。

  昨天师父找了两辆摩托车,(那个地方有段路车上不去)我和居士林的李林长一同前往五台县门限石乡张老沟。摩托在去五台山南线去石咀的路上飞驰了五个多小时。(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兜这么长时间的风)时间如同倒退了五十年,来到了抗战时期的一个小村庄。小木格的窗棂上糊着窗纸,屋檐下吊着一令破草席,一只可以进博物馆的破篮子,不知是用来挖菜还是......青石零星的铺嵌在路上,三三两两的人蹲在巷口呆滞的目光望着我们着五个僧俗各异的怪人。

  进了昏暗的小屋,炕上坐着一位八十岁的老太太,我想就是孩子的奶奶了。一堆骚气熏天的破棉垫里偎着一个小小的孩子。我上了炕,忍着骚,掀开破垫子看到了这个孩子。这个十五岁却是五岁的婴儿。我并不混乱,也不是语无伦次。我只有这样表达更真实。孩子在呵呵傻笑。奶奶居然乐得:“门哇,会笑了。你嘹,门娃会笑了。”老太太的开心岔点让我掉下泪来。孩子并不脏,纤细的小手,小脚,细白的皮肤这一切只说明他是个婴儿。看他的脸却长着大人的牙齿,纯真的眼睛向旁歪斜,拳头大的小脸透着诡异。奶奶说:“娃的照相来来,脑子海儿全是核桃大的各嘟。”李叔说:“小李,你问清楚。”老奶奶讲:她叫柳换娥,孩子的妈妈叫高秀花五台石咀瓦窑沟人,父亲叫韩树亭。妈妈怀上他时又抽烟又喝酒又吃药生下后就是这样了。他妈妈和别人跑了。他爸爸现在招赘到陕西了,没敢告诉人家家里还有这个娃,那个女人有两个娃,他给养着哩。也要回来看看老母和他的摊娃。

  同来的小师弟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他说:“他爹可能受了。下煤窑挣下的钱儿都让他妈卷走了。他爹又瘦又小低下得老(脑袋)就知道受。”

  我把身上的钱给老奶奶放下,什么也不想说。老奶奶拄着棍子说:“门好(我家)这怪(个)树有老人家住着呢。袄(我)天天说:老人家,你可保佑门娃娃们好好的。”

  师父说:“他奶奶一天一天老了,养不动了,又怕她死了后娃娃受罪,村里人商量给娃娃喂点安眠药。我听下了,就要救他。老天既然让他来到这个世界就一定让他活。我去北京和别人说起这事,有好多有文化的人都说:他没有生存的意义了。让他死吧。我就不信。我是个出家人,没有钱,我不做和尚了,我去打工养这个娃娃。我就是要你帮我问问:这个娃娃该死还是该活?”

相关文章